开奖直播老师不在教室时 作文
更新时间:2019-11-17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老师大步走入班,说:“这次能力课就要写‘老师不在时’。”我们扑哧一下子笑了,笑得那样开心,那样甜蜜! br啊!我从这节课中懂 了太多太多……要自觉遵守纪律,才是惹人爱的好孩子呀!不能当人一面,背人一面,要当一个遵守纪律的好孩子

  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老师大步走入班,说:“这次能力课就要写‘老师不在时’。”我们扑哧一下子笑了,笑得那样开心,那样甜蜜! br啊!我从这节课中懂 了太多太多……要自觉遵守纪律,才是惹人爱的好孩子呀!不能当人一面,背人一面,要当一个遵守纪律的好孩子

  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开奖直播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然万分焦急。因为早读课后,就是早操课了,没有老师带队,我怕同学们会乱。时间马上要到了,我急得直跺脚。老师怎么还不来呀!铃声响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对大家说:“同学们,今天老师没来,早操课由我带队,希望大家有秩序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尽管如此,我仍放心不下,生怕出什么乱子。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同学们遵守纪律,队伍整齐,动作一致,比老师在时还要好呢!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 brbr当我把队伍带回教室时,发现老师已经在等我们了。老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brbrbrbr这节能力课非同一般,这是本学期最后一节能力课。刚一开始讲课,五班的蒲老师就急匆匆地走来,叫辛老师开会。 辛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刚一迈出班门,班里就有人在那叽里呱啦、叽里呱啦地说话,声音轻轻的,好像是做了什么见不了人的事,在跟同伙商量。有几人看见辛老师走远了,便大声说话,那字就像没关上的水龙头一个劲地从我们的嘴里往外冒,像是小鱼吐泡泡,一个接一个那样连贯。这时,就连最文静的语文课代表也开了自己的“水龙头”。抬头望去,几乎每人都在鼓动自己的嘴巴,没有停下来。班长倒挺守规矩,捧着书,埋头看,不出声,好像要钻进去似的。我们班吵得凶的自然是任嘉浩和陈秋实,简直就是鬼哭狼嚎,惊天动地,好像把自己的声音扩大了几个分贝似的。瞧,郭旻萱也要演场戏了,她轻轻地眯上眼睛,双手伸直,“叭”地一下子抓住我的铅笔盒,摸来摸去,问:“这是个啥东东呀?”原来,她要装盲童,她一会拉我领子,一会拍拍钱沛竹的胳膊,弄得我们上跳下蹿,抱着铅笔盒和能力本“逃之夭夭”。这时,“探子兵”大叫一声,“注意,老师在后门窗盯着呢!”我们一看,可不是吗?老师瞪着炯炯有神得眼睛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我们几乎是一下子全体坐好,时不时还瞟一下老师。当老师不在的时候 brbr“丁零——”,早读课的铃声响起来了,但老师却迟迟没来上课。作为值日班长的我,焦急地朝老师来的方向望着。 brbr忽然,走廊上传来“咯咯咯” 急促的脚步声,接着是一声响亮的“报告!”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语文老师的邻居张清同学。只见她脸涨得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糟了,语文老师她——病了 ——不能来上课了。”我听了,心里像乱麻似的。这可怎么办呢?同学们也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,班里“沸腾” 了。 brbr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:“现在老师不在,该怎么办才好?今天我是值日班长,应该管好班级。现在……对,就这样!” 于是,我清清嗓子,快步走上讲台,大声说,“现在请同学们安静!” 大家立刻停止了讲线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。我像小老师一样站在讲台上指挥着大家。“小芬,你来领读!”“第几课?”“17课。” 于是,同学们便大声地开始了早读,顿时,教室里书声朗朗。 brbr虽然班上暂时安定下来了,但我仍地上好这堂课。”“是!” 同学们异口同声师笑眯眯地说:“我开个小会,一会儿就回来,你们要安静!”老师666666666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2474铁算盘曾道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|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| 高手世家|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63期| 香港马会网址| www.528810.com| www.123881a.com| 大版六合皇| www.53118.cc| 香港九龙图库看图区| www.355255.com| www.7799c.com|